首页

>尽管利率极低 欧元区主权债净供应量达08年以来最低

涓変釜鍒ゆ柇骞冲眬鐨勬妧宸:季节性走势表明 美股将在选举年初震荡

时间:2020年01月18日 13:58 作者:奉小玉 浏览量:301133

  

(新华网潘越摄)11日,由新华网、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承办的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省玉溪市举行。 来自中国、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马尔代夫等国家的嘉宾相聚抚仙湖畔,围绕“深化媒体合作,增进民心相通”展开广泛的交流和探讨。

<p> 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嘉宾分享了中国媒体新技术、新应用。

 求助信息发布后,众筹来的资金并不会直接打入求助者的账户,而是会进入众筹平台。

由于网络众筹不属于《慈善法》规制的募捐行为,而是被认定为民事意义上的赠与,为求助者提供信息发布的互联网众筹平台,不会受到像慈善组织那样严格的监管。

  

由于网络众筹不属于《慈善法》规制的募捐行为,而是被认定为民事意义上的赠与,为求助者提供信息发布的互联网众筹平台,不会受到像慈善组织那样严格的监管。

定位的模糊,让网络众筹的监管存在着一定的空白。   正如新闻所曝光的,这种空白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资金监管问题。

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嘉宾分享了中国媒体新技术、新应用。

 像这次涉事公司的负责人就强调,“不具备募捐资质”。



  

网络众筹毕竟是互联网信息发布平台,而不是慈善机构,有自己营生的逻辑。 所以为了将平台用户基数做大,忽视审核义务,甚至放任求助者信息造假的诈捐、骗捐事件时有发生。   比如在民政部发布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名录之列的某知名众筹平台,不久前就被曝通过“扫楼”的方式地推拉业务,甚至协助求助者病历造假。 那些不在目录之内的,可能会更加不规范。

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嘉宾分享了中国媒体新技术、新应用。

  “通过平台筹到5099元,只到账2300元”,近日,一网络众筹平台挪用“救命钱”的新闻引起舆论关注。   据《南宁晚报》报道,广西患者老颜和廖女士分别通过“志愿者”介绍,到爱心聚力互联网公益平台筹救命钱。

中国—南亚媒体论坛是第二届中国—南亚合作论坛的分论坛之一。 论坛上,来自《参考消息》、斯里兰卡国家电视台、阿富汗《亚洲之心报》、云南广播电视台等媒体的嘉宾分别作了主旨演讲。

见下图

 

与会各国嘉宾还围绕“深化合作,携手推进地区包容性发展”“融合创新,开创互联互通新局面”两个议题展开圆桌对话。</p>

定位的模糊,让网络众筹的监管存在着一定的空白。   正如新闻所曝光的,这种空白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资金监管问题。

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嘉宾分享了中国媒体新技术、新应用。



定位的模糊,让网络众筹的监管存在着一定的空白。   正如新闻所曝光的,这种空白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资金监管问题。

(新华网潘越摄)11日,由新华网、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承办的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省玉溪市举行。 来自中国、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马尔代夫等国家的嘉宾相聚抚仙湖畔,围绕“深化媒体合作,增进民心相通”展开广泛的交流和探讨。</p>如下图

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举行 #标题分割#

中国—南亚媒体论坛现场。

一旦平台有资金挪用,或者资金链条断裂,求助者可能就拿不到募集款项,得不到及时救治。   问题还不止于此。

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嘉宾分享了中国媒体新技术、新应用。

   本次曝光的案例,可以说是网络众筹乱象的一个缩影。</p>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举行 #标题分割#

 中国—南亚媒体论坛现场。

由于网络众筹不属于《慈善法》规制的募捐行为,而是被认定为民事意义上的赠与,为求助者提供信息发布的互联网众筹平台,不会受到像慈善组织那样严格的监管。</p>

如下图

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举行 #标题分割#

中国—南亚媒体论坛现场。

与会各国嘉宾还围绕“深化合作,携手推进地区包容性发展”“融合创新,开创互联互通新局面”两个议题展开圆桌对话。

  “通过平台筹到5099元,只到账2300元”,近日,一网络众筹平台挪用“救命钱”的新闻引起舆论关注。    据《南宁晚报》报道,广西患者老颜和廖女士分别通过“志愿者”介绍,到爱心聚力互联网公益平台筹救命钱。

 老颜筹到5099元,却只有2300元到账,如今老颜去世了,余款去向不明;廖女士筹得11262元,但直到出院仍没拿到钱。

如下图

 

(新华网潘越摄)11日,由新华网、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承办的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省玉溪市举行。 来自中国、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马尔代夫等国家的嘉宾相聚抚仙湖畔,围绕“深化媒体合作,增进民心相通”展开广泛的交流和探讨。



求助信息发布后,众筹来的资金并不会直接打入求助者的账户,而是会进入众筹平台。

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嘉宾分享了中国媒体新技术、新应用。

 老颜筹到5099元,却只有2300元到账,如今老颜去世了,余款去向不明;廖女士筹得11262元,但直到出院仍没拿到钱。

老颜筹到5099元,却只有2300元到账,如今老颜去世了,余款去向不明;廖女士筹得11262元,但直到出院仍没拿到钱。</p>

  “通过平台筹到5099元,只到账2300元”,近日,一网络众筹平台挪用“救命钱”的新闻引起舆论关注。   据《南宁晚报》报道,广西患者老颜和廖女士分别通过“志愿者”介绍,到爱心聚力互联网公益平台筹救命钱。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早盘:美股维持涨势 三大股指创盘中新高

病患家属认为救命钱被“志愿者”私吞了,而“志愿者”表示,平台运营方广西荣怀科技有限公司还拖欠他的工钱。   除了扣除7%的手续费外,关于剩下的救命钱到底去哪儿了的问题,在媒体采访中,该网络众筹平台的负责人,回答倒也相当坦诚——“公司挪了点款做其他项目”。   对求助者来说,发起网络众筹的目的就是为了救急,尤其像老颜这样的患者,善款有时真的能够起到救命的作用。



然而平台打着公益的旗号,将众筹来的资金挪作他用,导致救命钱迟迟无法到位,不仅伤害了求助者的合法权益,也亵渎了捐赠者的爱心。

一旦平台有资金挪用,或者资金链条断裂,求助者可能就拿不到募集款项,得不到及时救治。   问题还不止于此。

由于网络众筹不属于《慈善法》规制的募捐行为,而是被认定为民事意义上的赠与,为求助者提供信息发布的互联网众筹平台,不会受到像慈善组织那样严格的监管。

 与会各国嘉宾还围绕“深化合作,携手推进地区包容性发展”“融合创新,开创互联互通新局面”两个议题展开圆桌对话。

中国漯河网

由于网络众筹不属于《慈善法》规制的募捐行为,而是被认定为民事意义上的赠与,为求助者提供信息发布的互联网众筹平台,不会受到像慈善组织那样严格的监管。

就像这次涉事的爱心聚力互联网公益平台,就被曝“只要有病人需要帮助,病人说什么,我们就写什么”,“一天走访一个县,根本无法核实病人的家庭情况等信息”。   因此不难发现,在所谓爱心平台的生意经下,有些公益募捐的真实底线,早已被公司业务高速扩张的功利逻辑所击穿。 更过分的是它“两头骗”,忽悠完捐赠者再忽悠求助者,将本该属于求助者的救命钱都给挪用了,对社会爱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网络众筹不在《慈善法》的规制范围内,但这种求助和赠与行为,依旧在民事意义上法律保障范围内,除了相应的管理费用,平台只是信息发布方,无权挪用。 即便求助者身亡,钱也不是平台的,而是得原路返回。   这次曝光的案例再次提醒,对网络众筹平台得有更加清晰的监管定位。 比如涉及资金的监管问题,有没有可能采取保证金制度,或者将募捐资金由第三方账户托管?协助求助者造假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管理费到底多少才合适……在个案处理外,对这些问题也不妨尽早厘清,避免给某些众筹平台留下太多空子可钻。 □熊志(媒体人)。

一旦平台有资金挪用,或者资金链条断裂,求助者可能就拿不到募集款项,得不到及时救治。   问题还不止于此。</p>

  “通过平台筹到5099元,只到账2300元”,近日,一网络众筹平台挪用“救命钱”的新闻引起舆论关注。   据《南宁晚报》报道,广西患者老颜和廖女士分别通过“志愿者”介绍,到爱心聚力互联网公益平台筹救命钱。

2019中国市场监管十大新闻 整治"保健"市场乱象入选

 

  “通过平台筹到5099元,只到账2300元”,近日,一网络众筹平台挪用“救命钱”的新闻引起舆论关注。   据《南宁晚报》报道,广西患者老颜和廖女士分别通过“志愿者”介绍,到爱心聚力互联网公益平台筹救命钱。

(新华网潘越摄)11日,由新华网、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承办的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省玉溪市举行。 来自中国、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马尔代夫等国家的嘉宾相聚抚仙湖畔,围绕“深化媒体合作,增进民心相通”展开广泛的交流和探讨。

 与会各国嘉宾还围绕“深化合作,携手推进地区包容性发展”“融合创新,开创互联互通新局面”两个议题展开圆桌对话。

  “通过平台筹到5099元,只到账2300元”,近日,一网络众筹平台挪用“救命钱”的新闻引起舆论关注。   据《南宁晚报》报道,广西患者老颜和廖女士分别通过“志愿者”介绍,到爱心聚力互联网公益平台筹救命钱。

高通股价创近20年盘中新高 此前花旗上调其评级



然而平台打着公益的旗号,将众筹来的资金挪作他用,导致救命钱迟迟无法到位,不仅伤害了求助者的合法权益,也亵渎了捐赠者的爱心。

(新华网潘越摄)11日,由新华网、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承办的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省玉溪市举行。 来自中国、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马尔代夫等国家的嘉宾相聚抚仙湖畔,围绕“深化媒体合作,增进民心相通”展开广泛的交流和探讨。

求助信息发布后,众筹来的资金并不会直接打入求助者的账户,而是会进入众筹平台。

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嘉宾分享了中国媒体新技术、新应用。

何力和符永康为宗馥莉开启2019经济年度人物新锐奖

   新华网融媒体产品创新中心、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嘉宾分享了中国媒体新技术、新应用。



病患家属认为救命钱被“志愿者”私吞了,而“志愿者”表示,平台运营方广西荣怀科技有限公司还拖欠他的工钱。   除了扣除7%的手续费外,关于剩下的救命钱到底去哪儿了的问题,在媒体采访中,该网络众筹平台的负责人,回答倒也相当坦诚——“公司挪了点款做其他项目”。   对求助者来说,发起网络众筹的目的就是为了救急,尤其像老颜这样的患者,善款有时真的能够起到救命的作用。

中国—南亚媒体论坛是第二届中国—南亚合作论坛的分论坛之一。 论坛上,来自《参考消息》、斯里兰卡国家电视台、阿富汗《亚洲之心报》、云南广播电视台等媒体的嘉宾分别作了主旨演讲。

   本次曝光的案例,可以说是网络众筹乱象的一个缩影。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
钱治亚:让瑞幸成为中国人自己的咖啡

20200118

(新华网潘越摄)11日,由新华网、云南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云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承办的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省玉溪市举行。 来自中国、尼泊尔、孟加拉国、斯里兰卡、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马尔代夫等国家的嘉宾相聚抚仙湖畔,围绕“深化媒体合作,增进民心相通”展开广泛的交流和探讨。首届中国—南亚媒体论坛在云南举行 #标题分割#

中国—南亚媒体论坛现场。

就像这次涉事的爱心聚力互联网公益平台,就被曝“只要有病人需要帮助,病人说什么,我们就写什么”,“一天走访一个县,根本无法核实病人的家庭情况等信息”。   因此不难发现,在所谓爱心平台的生意经下,有些公益募捐的真实底线,早已被公司业务高速扩张的功利逻辑所击穿。 更过分的是它“两头骗”,忽悠完捐赠者再忽悠求助者,将本该属于求助者的救命钱都给挪用了,对社会爱心造成极大的伤害。   需要指出的是,尽管网络众筹不在《慈善法》的规制范围内,但这种求助和赠与行为,依旧在民事意义上法律保障范围内,除了相应的管理费用,平台只是信息发布方,无权挪用。 即便求助者身亡,钱也不是平台的,而是得原路返回。   这次曝光的案例再次提醒,对网络众筹平台得有更加清晰的监管定位。 比如涉及资金的监管问题,有没有可能采取保证金制度,或者将募捐资金由第三方账户托管?协助求助者造假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管理费到底多少才合适……在个案处理外,对这些问题也不妨尽早厘清,避免给某些众筹平台留下太多空子可钻。  □熊志(媒体人)。